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联系我们
首 页 工作动态 行业要闻 行政公文 政策法规 质量安全 渔政执法 特色养殖 科技推广 市场信息 互动交流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推广
 
 
“鱼专家”朱代宏
时间:2014-05-28 00:00:00  点击:

 

朱代宏,现年51岁,说起他的名字可能没多少人会记起,但提起“朱专家”在荆门水产界可是个响当当人物,1985年从华中农业大学水产学院分配到荆门水产系统工作已经30载,在市水产局科技生产科、市水产科学研究所工作,直接与“鱼”打交道30年。

鱼有病找朱专家,咨询养殖技术找朱专家,这在渔民中成了一句口头禅。凭着对渔业科技的执着与情怀,他与鱼结下了不解之缘。

创新渔业科技,不遗余力

1985年我到荆门水产系统工作时,精养鱼池每亩平均单产不到500斤,想起当时市民为了吃鱼还得排长队,找关系真让人痛心。”朱代宏回忆起当时的生产情况时说。正是这种痛心,激发了朱代宏要创新渔业科技,提升荆门养殖单产的动力。

在朱代宏随身携带的手提包里,一直放着一本养殖生产记录本,这是今年朱代宏为了改良鲫鱼品种,与湖南水产科学研究所联系,引进50万尾芙蓉鲫水花在漳河镇、牌楼镇进行培育、养殖中鱼苗每天的生长和生产情况记录本,每天的天气、投食情况、鱼苗长势在记录本中写的详详细细。

朱代宏说:“目前我市鲫鱼品种要么价格好生长慢,要么生长快价格低,为了让渔民增收,今年我从湖南水产科学研究所引进了体形好、生长快的芙蓉鲫进行试验养殖,待试验数据形成后将在全市推广,在同等条件下,该品种比其它品种生长速度要快10%以上。”

像这样的记录本在朱代宏的办公室里有厚厚一匝,在荆门鱼塘和市场上活跃的湘云鲫、长丰鲢、黄河鲤、全雄黄颡鱼等都能在朱代宏的记录本里找到引种、试验、推广全过程。

除了养殖新品种,朱代宏还结合我市养殖实际,参与并探索出了稻田养河蟹、鱼鳖混养、香稻嘉鱼、网箱养鳝等高新养殖模式,并得到我市渔民广泛采用。在新品种、新模式探索与推广中朱代宏先后获得全市鱼鳖混养技术推广三等奖、河蟹养殖推广三等奖,多次被省市评为先进个人和农业科技推广先进工作者。2012年朱代宏还带领一班人承担了农业部稻渔耦合养殖技术研究,并获得市科技成果二等奖。

朱代宏说:“经过近几年努力,2013年我市水产精养鱼池亩平单产已达到700公斤,全市水产品总量在全省位居第二位,吃鱼难已经成为了历史,今后,我们还要在健康养殖上下功夫,要让市民吃上优质鱼、放心鱼。”

奉献水产事业,无怨无悔

20126月,朱代宏从市水产局科技生产科调到市水产科学研究所任所长,市水科所是一个有着10多个职工,年财政拔款仅为3.4万元的基层水产科研机构。按说一个老牌大学生,在水产局工作长达30余年,已年近半百的他完全可以凭着他的资历在机关谋个位置,没有必要去操这个心。

朱代宏的一个朋友戏说:“你家在荆州,每周才能回去一次,到水科所去了,一个月也难得回去一次了。”但这些并没有影响朱代宏,当然朋友的戏称在朱代宏身上得到了应验,自从到水科所工作后朱代宏由周末夫妻变成月末甚至是季末夫妻。

妻子一人在荆州工作,朱代宏又长期不在家,儿子今年决定离开工作了5年杭州回到荆州工作,也好和母亲有个人照应,便事先给朱代宏联系,让他在今年五一小长假陪着去荆州找下工作,然而,430日,湖南省水产科学所打来电话,说芙蓉鲫鱼苗将于51日起池,太大了怕运输成活率低,无耐之下,朱代宏只好临时决定51日去湖南拖苗种,52日在陪儿子找工作,可是鱼苗装上车后,朱代宏担心运输出现问题,拖回后放苗、入池让他一直放心不下,车路过荆州,朱代宏在高速路上远远的望了一下荆州城区,又随车回到荆门,投入到芙蓉鲫的试验之中,三天的小长假就这样度过,儿子只能一人在荆州找工作。

朱代宏说:我欠妻子和儿子的太多太多了,但当我想到能够为荆门渔业贡献一份力量,能够提升荆门渔业科技水平,我愧久的心就可受到一点安慰了。”

正是这种以工作为幸福的动力,使他在水科所岗位上,凭借自己多年生产和推广经验,在短短的二年时间先后争取并承担了国家大宗淡水产业体系项目、农业部稻渔耦合养殖技术研究项目、感鱼繁育项目、阳光工程等,共争取各类项目资金65万元,解决了大宗淡水养殖和稻田养鱼的技术瓶颈,不仅解决了单位科技经费,而且使水产科学研究所的科研作用得到最大限度的发挥。

推广水产技术,忘我工作

熟悉朱代宏的人都知道,瘦瘦的身材,说话总夹杂着斯哑的声音,长时间在推广一线工作也使他耳朵出现轻微耳鸣,他身边的一位朋友在市一医工作,告诉他这是声带息肉,要做手术,时间长了容易变癌,他同事也经常让他去做个息肉切割手术,但他总说现在忙啊,等忙完这段时间再说,为了不影响与渔民沟通,他托朋友给他买了个耳麦,他说,我们是搞技术的,只要能听到渔民说话,能在池边帮助渔民做一些能所能及的事就行了,又不作报告,没必要去挤时间做这手术,这个时间还不如多到试验基地转转。正是这种想法让朱代宏一拖就是上十年,斯哑的声音也成为他在渔民中的专利。

他身边一位在医院工作的朋友说:“老朱啊,你一个人在荆门,也要好好照顾自己,别为了工作整跨了身体啊。”他的这位朋友每天看到朱代宏忙完工作就在单位边的一家我的厨房快餐店,吃点小碗菜很痛心的劝他,他却嬉嬉一笑说,吃这个简单,方便,只要能搞饱肚子就行了,为能多挤点时间工作,他成了我的厨房的常客,我的厨房也真成了他家的厨房。

虽然照顾家人,对待身体没有时间,但对渔民的需求他却有求必应,去年7月,他在办公室撰写完大宗淡水项目养殖日志,正准备下班,钟祥市南湖渔场一养殖户打来电话,说“我家鱼池鲫鱼发病每天死几十斤,这已连续死了四五天了,我们周边也有些鱼池和我家一样,能不能过来帮我看看。”接完电话朱代宏顾不上吃饭,立即叫上司机直赴钟祥南湖渔场,在听完渔民反映完情况,对鱼池水体抽样、鲫鱼取样后,他又立即赶赴长江水产科学研究所对样品进行化验,最后确诊这鲫鱼疱珍病毒病,病因确定后,他又立即赶到鱼池现场让渔民使用具维铜典对鱼池和鱼具进行消毒,为防止病情扩散,他耐心的给养殖户做工作,不让渔民起捕上市,经过一个星期治疗,鱼的病情终于得到控制,南湖渔场一渔民说:“如果不是朱专家,我今年鱼池就要全军覆没了,如果病情扩散,后果将不堪设想啊。”

版权所有:6合彩欣欣图库印刷区 联系电话:0724-2332178 办公地址:荆门市东宝区金虾路58号

建议使用IE8.0以上浏览器 1920X1080分辨率  Copyright 2016-2020